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县情 > 佛坪旅游

这个秋天,一定要去一次佛坪!

佛坪的秋天,是一座红玉砌成的宫殿。

立秋之后,山风渐凉,秋雨也一场接一场地下着。初秋时节,在佛坪赏雾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秋雾秋云会使佛坪变得扑朔迷离和虚幻朦胧,云雾的流动、聚散,会让人产生错觉,仿佛动的不是云雾,而是山岭,幻觉里山岭们时远时近、时高时低、奔跑游移,这种体验在别处是很难遇到的。

人生需要在时虚时实的境界度过,太实了,就会很压抑、很困倦、很乏味,就会没有想象、没有联想,人就会很物质性的活着。于是,人们需要一些虚幻感,需要适度地和现实世界拉开距离,需要在虚的境地去想象、猜测、假设,从而减轻生活的重压,释放生活积存在内心的种种情绪。在佛坪的秋雾里,人的生活就有了一些柔软、一些缥缈、一些轻盈。

待到云雾一点点散尽,秋风变得有些冰凉,山山岭岭就从云雾里裸露出来。一个嫣红的秋天也就坐落在你的视野里。

先红了的是茱萸果,茱萸果比枸杞子稍大些,在九月初就陆陆续续红了。茱萸果往往结得很繁,一簇簇地挤满了树梢,红得深透,红得晶莹,红得如珠如玉、红得楚楚可怜,红得让人忍不住想去触摸,想去采摘。春天有多少茱萸花,秋天就有多少茱萸果。

它们红在东山,红在西山,红在北山,红在南山,红在城郊,也红在遥远偏僻的三家村……山茱萸是佛坪人的天使,不仅给佛坪带来美丽,而且给佛坪带来财富,山茱萸是佛坪的摇钱树。茱萸果红了的日子,到处都是摘茱萸的人。

一背篓一背篓的红果被背下山,背过河,一千背篓一万背篓的茱萸果被背下山,背过河,农人们的屋里小山一样堆着茱萸果。采完茱萸果,就该剥皮去核了。村里的人们或用手工,或用机器,都在加工茱萸果。家家的房上,院里,檐坎,屋侧的斜坡上,晾满了一席一席,一笸一笸的茱萸肉。它们晾晒在阳光下,就像给村庄铺满了红地毯。整个村庄从远看上去,又像一幅幅红黑白套色的木板画,美丽极了。

不等茱萸果的嫣红褪去,漫山遍野的红叶就开始在婆婆娑娑地抒情。

佛坪的山野里马桑树、枫树、莱菔树、夜合树是很多的,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草树,经秋风一吹,叶片都会变得血红血红的,它们透心透肺地红,不管不顾地红,兀自或成片地红,红得陶醉,红得深情,红得如魅如鬼,红的惊心惊魂!

在这样的日子,去凉风垭,去三官庙,去太古坪,去龙潭子,去迷魂岭,去佛坪的任何一片山地都是合适的。

你的相机里会装满那种红,你朝任何一个方向看去,都会发现那些红在等你,在为你掏心掏肺,在为你倾尽忠诚!红叶可题诗,红叶可做画,红叶可作书签,红叶上可以什么也不写地寄给爱情和梦想,红叶可以在风中为你簌簌地殒落,红叶可以在悬崖上舞成一挂悲情的瀑布。

“我的话语,是用从红叶里拧出的汁液写成的。我的话语,有着红叶让人惝恍的气息。我的话语,是已经红了许多年的叶片,等到了落下的一瞬,它就静静地栖在了你的掌心。”我曾这样写过红叶,曾这样借红叶表达过我的情愫。

其实,红了的还有柿子,还有枣子,还有在秋风中美丽的心情。